張澍生:沛納海神話的破滅

日期:2013/12/12  分類:其他   標籤:, ,

文章出處 發佈時間: 2013年05月09日 10:14
PANERAI Luminor Marina Composite 1950 PAM386 02

沛納海今天已經強勢到像孫悟空一樣可以天馬行空為所欲為,既把我們當白骨精再三棒打,又施定身法令媒體三緘其口。這反而激起我內心底處非常柔弱的一絲反抗,至於個人得失,顧不上了。

  如無特別指定,價格均指港幣。
  品牌的型號通常用PAM00021 標注,為簡便,只取後三位021。
  沛迷與VIP 有中毒程度上的區別,只是為了表達方便,並無歧視。

表壇神話

  2000年金秋十月,我到北京參加一個國際表展,記得有勞力士、卡地亞、江詩丹頓等幾個重量級品牌。沛納海初出茅廬,也躋身一個角落,據考應該是第一次在內地參展,當時尚未有中文譯名。在《名錶論壇》的攤位上,我見到了外似倜儻而宅心忠厚的鐘泳麟先生,正在擺弄他的寶珀7 日鏈陀飛輪。《名錶論壇》不只是媒體,當時還作為一個品牌展出。他叫我留意這個叫Panerai的大塊頭,並給我講解了意大利海軍表的前世今生。這是我第一次與鍾先生長談,他的叮囑雖然語重心長,但我沒有粗黑汗毛的纖細手腕還是挂不住這枚大魚雷。遲至2002 年,我才購進第一隻沛納海。之後每年幾隻,從未間斷,也從未脫手,數量是除百達翡麗之外的第二品牌,已蔚為可觀。至於介紹推薦朋友上手,更是不計其數。

  去年年底,經朋友介紹我結識了一個性格奔放超級健談的沛迷。這位仁兄第一句話就問我有多少只沛納海,對交往不深的表友,這從來都是我很忌諱的隱私。如實作答吧會以為我吹牛,去掉一個零吧對沛納海不敬,只好默然聽他海闊天空。當他説到“今天在專賣店剛剛知道現在沛納海最牛逼的機芯是美耐華”,我瞅準機會不經意地説出我已有9 只美耐華機芯的沛納海,他這一驚吃得不小,正在高談闊論的大嘴巴突然定格,好久都沒合上……緩過神來一巴掌拍到我肩上,從此成了我無所不談的摯友,也是本文的重要爆料者。

  一個從1997年加入歷峰集團才涅重生的意大利品牌(我當然知道是1860 年原創),僅靠幾種碩大冷峻的簡單殼形,無甚特色的機芯,短短十幾年走完了別人一百多年走過的路,成為萬眾矚目的品牌,的確是神話。我是這個神話的見證者,也是極少份額的締造者,除了瘋狂購買,沛納海有幾個型號的拍賣紀錄至今仍由我保持。前幾年我母校的工商管理學院向我公司徵集MBA案例,我反而毫不猶豫地推薦了沛納海,並親自操筆寫下梗概,讓買不起名錶的莘莘學子有了奮鬥的目標。

  沛納海的價格貌似合理,産量有限,轉手無礙,虧蝕無多,個別型號還可溢價甚至爆炒。就這一點,把許多百年老號甩在身後,成為拍賣場上的常勝之師。如想賺蠅頭小利,沛納海的很多型號都小有作為,但真正達到神話級的,也不算多,剛好屈指成拳:

7291561e12a48feaa4429c6c588aad96
PAM00382

1a35fccb4fbe6ae178366ce0eb0a697b
PAM00507

  1 1997 年的特別版021,鉑金勞力士機芯,限量60,叫價20萬,鍾先生説他當時還有折頭。之後如脫韁野馬,短短幾年,直奔百萬。如今依然堅挺;

  2 2005 年的203,Angelus 八日鏈機芯鋼表,限量150,記得是14 萬的定價。最高拍賣紀錄已過80 萬。目前尚在高位徘徊;

  3 2011 年Composite 材料八日鏈339,限量1500,定價小11萬,2011 年蘇富比香港秋拍Lot3506,連傭HK$325000,幾近三倍定價。之後回落;

  4 2011 年銅表382,限量1000,定價8 萬出頭。2012年蘇富比香港春拍Lot2212,HK$212500,溢價兩倍有餘。之後回落;

  5 2011 年52mm 計時鋼表300,限量99,定價27萬多,2012年蘇富比香港秋拍Lot2191,連傭HK$437500,幾乎兩倍于定價。尚未有第二隻現拍。

  第一個神話真的是不可複製,當年曆峰董事長Johann Rupert 以不到100萬美元買進了整個沛納海,這60只021就馬上收回了成本。最後一個神話,正是由我舉牌創造,2012年10月8日在蘇富比香港會展拍賣現場,幾乎在下槌的同時,我收到鍾大師離世的噩耗,馬上甩牌離場。

  當今表壇,就新表而言,轉手就可以賺錢的基本只有百達翡麗和沛納海的個別型號,百達翡麗是百年老店自然有其秘笈,而沛納海短短十幾年也有此佳績,實屬神話。

  遠古的神話不是由上帝創造的,而是原始的先民基於自身認識的局限,對自然界現象作出缺乏科學依據的充滿幻想但又貌似合理的解釋,屬於精神的自慰。也就是説,沛氏神話不是沛納海創造的,而是沛迷基於對品牌的運作缺乏認識,在玩表的過程中逐漸産生的各種奇思異想又約定俗成的一套範式和模糊準則。

  神話之所以廣為流傳,是由於可以自圓其説,沒有破綻,難於質疑。但是,近幾年品牌卻在神話的掩護下,急功近利地拼命圈錢,而且手段從隱蔽逐漸公開,由瞞天過海到明火執仗,自己戳破了神話的面紗。

神話的破綻

  沛納海自加入歷峰之後出産的全是限量表,但有當年限量和一次限量之分。可以説限量是沛納海的靈魂,而這個靈魂的靈魂就是信用,偏偏沛納海缺失的就是這個。除了勞力士之外,所有品牌都出過限量。但除了沛納海之外,還沒有人對限量的真實性有所懷疑。
  神話的破綻首先出現在言而無信。限量的隨意擴大或變相擴大,是表壇大忌,但沛納海就百無禁忌。曾記否,普羅沛迷心目中的四大天王:2002年的127 限量1950只,2005年的217限量1000只,2006年的232限量1938隻,2006年的249限量1936只。其實,過千的限量對於高檔表已是有點玩笑性質,但那是沛納海的黃金年代,出版當年就告售罄。怎麼辦?好端端的市場卻沒有貨出,著急呀!當然,沒有什麼可以難得住沛納海。正當沛迷們忙於搗騰二手的時候,這四大天王居然又分別出第二輪限量,完全一模一樣的貨色,僅僅在表背的限量編號前加上OOR 字樣。我問過無數沛迷,何為OOR ?幾乎眾口一詞:Out Of Range。除了四大天王,起碼還有十六個型號玩過OOR,164甚至達到170只之多。在這裡,我可以嚴肅地告訴無辜的沛迷們,這一招OOR,其實是Out Of Regulation——違規!在我眼中,只要超出限量一隻,這只表就是假表,所有OOR都是假表、品牌自己親手做的假表!我很驚訝,這一嚴重挑釁限量規則的損招,玩了這麼多年,不但沒人聲討,反以買到OOR 為榮,是敢怒不敢言還是被打了嗎啡針?
  既然沛迷這麼縱容,到後來,OOR 都嫌麻煩,直接增加就是了。比如60mm的埃及大軍表341,SIHH 上説限量250,訂單蜂擁,最後增加到500,致使後來尚未賣完已跌破定價。還有Composite 材料的339,原來1000,最後1500。最記憶猶新的是自稱以後顏色百變的銅表382,先是500,後説750,最後1000。所以,勸告各媒體,以後在SIHH 第一時間聽到品牌口頭報出的限量,先不要輕率公佈,以免做了矇騙沛迷的傳聲筒。

神話的瘋狂

  光是言語的破綻,尚不足以令神話釜底抽薪。除了言而無信,耍弄普羅沛迷,還有藏而不露的陰招,專門對付臉皮薄如蟬翼的VIP,表面上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實質是行而無恥。上帝要他滅亡,必先令其瘋狂。且看神話的瘋狂演繹——
  2011年有一副新面孔,也可以説是從未謀面的舊面孔,就是Prototype 表面的373,自産機芯,要價30多萬無折頭,限量卻到了鉑金從未有過的199 只。若是美耐華機芯,定價還算合理。更缺德的是,限量尚未售罄,馬上就發佈了模樣幾無差別的鋼表425和449,面目幾可亂真的425 打折後只有4 萬多。眾所週知, 鉑金版是專門給VIP預留的,假裝不對普通沛 迷銷售。一樣的東西僅僅金屬不同,價格相差6倍有餘,沒有一個品牌敢這麼定價,可以預言, VIP專屬的373 只有放在保險箱等著貶值。對 VIP笑裏藏刀,是沛納海一貫的哲學。

4e5e7c500fad6aa26707eff65555af4d
PAM00425

f240554c43a5c7e510ba058ef9c30674
PAM00449

  再舉一例,很少人知道,品牌曾出過加州 面美耐華機芯的387,雖然限量只有10只,但做得並不精細,忘記把9點位的小秒針拿掉,有失加州原味。定價到了空前的54萬,小三針簡單表賣到這個碼位,可以申請吉尼斯紀錄了。 既然是犒賞超級VIP,就不應該溢價近20萬。學學百達翡麗吧,為VIP做的特別版從來不會特別地加價,與普通版基本持平。買了永不後悔,賣了絕對賺錢。當然,賣了還有沒有資格再買,那是後話。別以為387只有10只,我敢打賭,這篇大作公諸於眾之後,有誰敢拿出來拍賣如果不虧,明年SIHH 我出錢請這位大難不死的表主到日內瓦走一趟。

  今年的蛇表842,也是為VIP預留的,定價19萬多,我認識的幾位大爺已不斷收到催款電話。其實生肖表二手早就跌破定價,但限量卻不斷增加。2009年的大蠻牛限量才是12隻,2010 年的回頭虎就變成了25只,2012年的中國龍已經達到50只,今年的水靈蛇更是空前的100只。與此同時,價格也隨數量拾級而上。我本來也有意每年一隻湊成迷你動物園。但沛納海的限量哲學是:沒有最多,只有更多。到我集齊一個輪迴恐怕要突破1000限量了,以這個限量來優惠VIP,等於把大學生趕回了幼兒園。

d71dc1cbf001856544200ecc138ef795
PAM00842 – 正面

988bcf6f4e7d91f8f96576c9439fb69e
PAM00842 – 表殼打開

  還有一招編導得非常淒美動人。2012年出了新表殼Radiomir 1940,是紅金398和鋼的399,美耐華機芯,各自限量100。俊殼美芯,名動一時,但定價就絕不客氣。明白人都知道,鋼的有炒相,紅金是雞肋。品牌的智商當然不比你們低,於是各取50 結成同號的50 對捆綁先行圈錢,盛惠60 多萬。我想VIP 們真正相中的只是20多萬清爽素雅的399,但你必須多付40 萬把丈母娘398 也娶了,給我們上了很生動的倫理道德課。如果你足夠投機,當然想到賣掉399 以彌補紅金398的虧蝕,所以品牌才決定兩隻表只配一個盒子,給誰留著都不合適,把你憋死。真正應了《長恨歌》的千古絕唱: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可以預料的是,剩下50只獨立的紅金398 將會繼續忽悠沒有看到《時尚時間》的VIP 們,如果雜誌的發行量足夠大,來不及逃跑的398 就會變成滯銷的陀飛輪,用作晉陞VIP的敲門磚。其餘的50 只不銹鋼399,大部分是品牌給自己的朋友預留的,反而沒幾隻與VIP 有緣。為什麼是紅金而不是鋼的留給VIP ?我説過,專宰大客!

  這樣的例子還可以一直列舉下去,反正是VIP 就宰,逮住一個算一個,不知不覺忘乎所以居然宰到了一代宗師鐘泳麟頭上。大師把這一段頗為不堪的經歷和感受,寫在了自己的雜誌《名錶論壇》2012 年7 月刊的卷首語,距大師仙逝只有三個月。鋻於眾所週知的原因,他沒有點名,但放在了刊首語,足見其分量。在此全文重錄大師的這段話:

  ……執筆前幾天接到通知,我訂的某一款“特別”表也到了,讓我到取。此表我付了三成訂金,這是平生第一次訂表要付訂,心中已有蹊蹺之感,看來品牌對此表的銷路相當沒信心。數十萬算了吧,就將支票送了過去。現在表到,還要給尾數過百萬港元。如果不要訂金,我會損失50萬;如果取回來,根據現在同類表的市場走勢,倘若要脫手我將會虧損超過100萬。就算不脫手,自己也“雞食放光蟲”心知肚明又啃下了一件毒藥。籠罩全身的迷失惆悵,實在不是文字可形容。雖然,既能定下付定條款,“塌訂”是無可非議的必然權利。但像我這樣很要面子的人,能做出招人話柄的事嗎?

  此文一齣,表壇譁然,其實我已猜到就是365。很多人問鍾先生是否指沛納海,大師真的很有涵養,牢騷滿腹仍為沛納海護短,一概避而不答。於是有朋友慫恿我向大師打探虛實。大師對我從不設防,不單因為我們是好友,主要是我從小苦練緘口秘功,守口如瓶,很多要出一百萬封口費也不見得能捂住的事情,即使免費進了我耳朵也等於泥牛入海。但是,到了大師已無法揭露真相的今天,我覺得有責任替他説出真話。

  365無疑是鍾先生沛納海藏品中最昂貴的垃圾,在2011的SIHH 上第一次見到這只“最複雜海軍表”時他給出的評價就是:“功能多餘,華而不實,機芯完全高科技,毫無人情味。”但後來品牌軟硬兼施要大師“給點面子”以作表率帶動銷售狂潮,鋻於不言而喻的難言之隱,鍾先生就範了,可惜這一次大師給足面子卻沒有樹立正面的榜樣。更歹毒的是,品牌還要求表殼必須刻上表主的名字。鍾大師的名字刻上去,也許能為這件垃圾增點色,要是我的名字刻上去,等於叫我永世不能轉手,被迫留給我兒子。哇!為下一代保管?你以為你是百達翡麗?你以為我兒子的品位就惡劣如斯?

  鍾先生十幾年來含辛茹苦為沛納海搖旗吶喊,並且真金白銀毫無折扣地買了數量可觀的自己喜歡或不喜歡的意大利海軍表,為這個品牌在大中華(乃至全世界)迅速崛起作出了巨大而不可替代的貢獻,我不明白沛納海為什麼還要磨刀霍霍、恩將仇報!

  鍾先生對我苦笑,搶錢事小,但第一次被人收訂金,以他在表壇的美譽,等於當眾扇他耳光,更想不到掄起巴掌的人竟是他十幾年來視如己出的養子!這種憋屈惆悵,又豈是虧蝕100 萬可以比擬?同胞們,百達翡麗已經不可一世了吧,就算是為你一個人定制的特殊表,你聽説過要收訂金嗎?所以我真誠善意地忠告躊躇滿志顧盼自雄的超級VIP 們,論客人對沛納海有形和無形的貢獻,大中華暫時沒有人能與鍾大師比肩,但就是這樣一個儒雅謙恭的紳士,也要扛著病軀在醫院寫下這樣帶血帶淚的文字,我們是否還要心存感激地期待沛納海為我們描繪的明天或後天!鍾先生還真是宰相肚量,這種事要是攤到某個氣宇軒昂的VIP身上,不知要呼天搶地到什麼程度!

  品牌對365 的客戶收訂肯定有一百條理由,但全世界所有人的訂金都可以收,收鍾大師的,顯然有欠考慮、得不償失。好在,鍾先生的這個當,絕大部分人都上不了。只有到了大師這個級別,沛納海才會使此狠招。位置越高,斬得越狠,這就是沛納海的瘋狂!其實,普羅沛迷的錢,品牌已賺得盆滿缽滿,對全世界為數尚不過百的超級粉絲,實在沒有必要再張開血盆大口。原來好端端的一個沛迷,一旦不幸淪為VIP,就會被沛納海關門打狗,加倍盤剝,遍體鱗傷還懵懵懂懂對品牌點頭哈腰感恩戴德,順帶把我們的智慧再羞辱一番。這也是沛納海的成功之處,沛迷俱樂部早已成了培養富豪阿Q 的集中營。

d37b5f3d432d46e31d7abe0efd79e547
PAM00365

  在以前,我當然也是VIP,但自從2007 年陀飛輪出來後,我的身份就可疑起來。由於我多次婉拒陀飛輪和滯銷的紅金鉑金,地位一落千丈。儘管我覺得自己在表壇的位置仍然不可動搖,但在品牌的心目中,我早已被一些只買了一隻陀飛輪表(但仍找不到陀飛輪安裝在哪)的人物所超越,聽上去可笑,但卻是事實。今天,陀飛輪已成為沛納海VIP 的敲門磚。你想買什麼稀奇貨,在專賣店或代理點求爺爺告奶奶討一臉沒趣,千萬別生氣,二話不説拿卡刷一隻陀飛輪,馬上如願以償。不信你試試,保證百發百中。

  只可惜,成了VIP,才是悲劇的開始。前幾天誤入某自殺網聊群,看到一個自殺文檔,詳細介紹了各種自取滅亡的方式,倒吸一口冷氣之餘也跟了一帖:先買一隻沛納海陀飛輪,一夜成名榮膺VIP,再往上走就是屠宰場……

dd3b1f8fb6ca5f8f519b95ac5867d761
PAM00396 正面

d7ec4ae81534397cbd7e1a94d9908261
PAM00396 背面

2013 SIHH

  儘管對現在的沛納海頗有微詞,其實我很懷念以前的沛納海。在今年的SIHH 之前,愛恨交加仍心存僥倖,尚不至於化悲憤為文字。我現在這樣説不是虛偽,今年一月我孤身日內瓦戴在手上唯一的一隻表就是沛納海的189。

  但遺憾的是,來到沛納海門前,偏偏不讓進,這是往年不曾發生的事情,一些我不想看的品牌反而把我硬拽進去“提提意見”。後來在員工飯堂碰到還算熟絡的品牌公關,她説今天不行了,看明天吧,但是第二天在會場等了一天,杳如黃鶴。跟我一起等待多戈的一個媒體名人忿忿然要替我打抱不平,被我勸住了。不就是一個公關擋道嗎?犯不著生氣。在SIHH,只有我不想進的門,還真的沒有我進不了的門,這是我十幾年來不間斷參加SIHH 所建立起來的自信。最終我還是憑自己的關係脈絡以VIP 的身份名正言順地“混”進去了,看到了所有出品,包括不向媒體公開的521 和522。

8793d4cba20f8a97a0e01804f7dea4c9
PAM 189

  走出沛納海,我黯然脫下腕上的189,獨自來到吧臺前,不知所措地叫了一杯香檳……我真的很傷心,今年的新品,可以説是沛納海集“言而無信”、“行而無恥”、“專宰大客”所有劣行之大成的彙報演出,譜寫最後的瘋狂。

  ——言而無信,曾記否2011 年的SIHH,382 在一片尖叫聲中閃亮登場,品牌口頭宣佈限量500,一時洛陽紙貴,爭相預訂。2011 年年底第一隻銅表哐當落地,發現限量已悄然升至1000,沛迷譁然。品牌馬上出面宣佈(有幾本雜誌都登過這條消息):請放心,1000 不算多,因為今後不再做銅表了。這個承諾等於給沛迷打了一針雞血,於是2012 年四月創下了HK$212000 的拍賣神話。可是,雞血的神效尚未褪去,今年的SIHH 已經登陸了另一隻銅表507,再來限量1000,立馬給你來一針安定。我懷疑祖上沛納海大叔有醫生牌照,遺下各種藥效奇異的針劑,隨意調撥沛迷的情緒。

  ——行而無恥,去年有一對新面孔398 和399,由於Radiomir 1940 是第一次露臉,定價誇張一點還勉強忍受。真正缺德的是,去年 那對寶貝還未交貨,今年這邊廂一批1940 表款如排山倒海傾巢而出,512、513、514、515,給希望爭先拿到399 以炫耀一番的VIP 們當 頭一瓢冷水。512 定價只有6 萬,不知道今年SIHH 後才第一批拿到那對鴛鴦398、399 的幾位大爺作何感想。為什麼品牌就不晚一年再出1940,讓花了60 多萬的VIP 們先暗爽一年, 面上有光,物有所值。

  ——專宰大客,在沛納海的密室裏,我 見到了鉑金521 和紅金522,是新的殼形,把 Radiomir 的表圈拍扁了就像表背的表圈,有我 兒子內秀木訥的氣象,一剎那我真的很喜歡。 接著聽到521 的報價是5.9 萬歐元,我馬上警惕起來,同樣是鉑金搭美耐華機芯,限量100的521 比限量10 只的加州面387 定價更高, 還不説另有100 只紅金522 在旁侍候。最要命 的是,按沛納海今年的流氓做法,必然有幾款 一模一樣殼形搭載自産機芯的鋼表,將迫不及 待地趕在521 到貨之前的2014 年SIHH 上粉 墨登場,定價只是521 的十分之一,讓你欲哭 無淚!而我喜歡的僅僅是這個扁扁的表圈呀, 美耐華機芯我不是有一大把了嗎……正在打小算盤的時候,有人催我下單了,咖啡端上來,我不喝咖啡,於是又上了礦泉水和巧克力,我 漸漸聽到了磨刀聲,脖子部位冷不防激靈了一下。我的臉皮比鍾大師還薄,關照我的貨色又豈能不要,儘管知道是啞巴吃黃連。

dc516287c7b826c244f4519248f7efc8
PAM 00521

0a42e4d276afbc3d67e6eb50c0c2ba0d
PAM 00522

  所以在此我借 《時尚時間》一角登一則廣告:我的521 明年初到貨,懇求轉讓。但有三個條件,第一,受讓者是普通沛迷。因為VIP 早就被各專賣店盯上,有苦難言,雪上加霜我於心何忍。第二,原價受讓。雖然我知道521 根本不值原價,但我已傷痕纍纍,懇求接手的朋友高抬貴手,原價笑納,不要在我的傷疤上撒鹽。第三,給潘總1 塊錢佣金,以尊重二手市場的基本規則。

神話破滅

  沛納海的神話是由品牌精心策劃、媒體敲鑼打鼓、沛迷盲目跟風而炮製出來的,但鋻於綜上所述的種種劣行,這個神話正在由品牌自己親手打破。

  神話的核心是保值增值,雖然大部分沛迷都未必要炒表。很多老百姓也不會把自己的房子賣掉,但對房價行情仍如非典疫情一般敏感。這種期望雖然是潛在的,卻很致命,是沛迷團結一致的黏合劑。依我多年混跡拍賣的研究心得,一隻表能否保值增值被熱炒,簡而言之有三要素:數量少,價格低,有炒相。但沛納海已自行三損其二:

  言而無信,令沛迷覺得以後所有限量和停産的承諾都只是美麗的謊言,那一張捲曲的牛皮紙隨時可能一錢不值。限量本來是沛納海的靈魂,這條底線守不住,等於破了沛納海的靈魂,沒有靈魂的品牌就像無主孤魂離我們漸行漸遠。這一條,破了“數量少”。

  行而無恥,是用微笑體貼的服務和貌似為你獨尊的超價貨品對VIP 下刀。不妨回憶一下,品牌正兒八經電召你到專賣店刷卡的貴金屬,幾乎都是轉手必蝕。這一條,破了“價格低”。

  至於第三點“有炒相”,奧妙無窮,擬另行文。

  恐怖的是,目前的怨聲不是普通沛迷的嘀嘀咕咕,而是金字塔頂的吶喊,對沛納海傷害極大。每個品牌都一樣,初涉紅塵的懵懂學童總是步沛迷們的後塵,而一大批沛迷又會瞧頂尖幾個VIP 的眼色行事。大家為品牌努力做貢獻攢積分,為的就是有朝一日攀上高峰拿到緊俏貨品。但現在的情況是,已經在珠穆朗瑪峰的幾個領袖卻極力勸阻還在山腰抬頭仰望的弟妹們不要再費勁了。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氣可鼓而不可泄,這口氣一泄,半山腰的憤青們馬上一呼嚕滾下山腳,神話就這樣破滅。

0c242ac9209a9510d1c2251d0b5ad9f9
PAM00513

43f24a2dc6a46766ebbb5e58a86e336a
PAM00514

  除此之外,近幾年大肆宣揚的自産機芯也是沛氏神話的一個重頭。不謙虛地説,品評機芯,我是行家。沛納海的自産機芯,也是罄竹難書。暫時打住吧,不然潘總的稿酬就要超預算了。

  基於對神話的厭惡,現在一些高級沛迷(不一定是VIP)時興收集神話年代以前(1997 年前)ETA 機芯的個別史前款,從當初的一隻兩三萬玩到現在三五十萬,這是對現代神話的一種反動。精神可嘉但前景堪憂,一旦神話破滅,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我在表壇也算厚道之人,我曾不吝筆墨謳歌沛納海,更是不吝金錢狂收沛納海,還創造過拍賣場上的幾個紀錄。從參與製造神話到預示神話的終結,內心之苦不足為外人道也,等於自打嘴巴並徹底否定原來的價值觀。即使在本文封筆之時,我仍在猶豫要不要交給潘總。

  唱衰沛納海,對我絲毫沒有好處,我那一籮筐沛納海還等著升值呢。而壞處卻是顯而易見的,不單自己的藏品馬上貶值,接著,品牌就要把我“雙開”。以後的訂單不説,馬上要到的妙齡少女399 也肯定香消玉殞,作為對我的懲罰,可能會塞一隻紅金大媽398 給我,再次測量我臉皮的厚度。

  執筆之前我曾與兩家相熟的鐘錶雜誌約談,他們都不想惹沛納海的麻煩,惶恐之間用短信婉拒了。真沒想到,沛納海今天已經強勢到像孫悟空一樣可以天馬行空為所欲為,既把我們當白骨精再三棒打,又施定身法令媒體三緘其口。這反而激起我內心底處非常柔弱的一絲反抗,至於個人得失,顧不上了。在民主尚存的社會裏,媒體的口又豈是一個品牌可以封得住?非常感謝潘總的遠見和膽色,品牌綁架媒體的時代應該過去了!我尚不至於崇高到為民請命,但也絕不會卑劣到拆臺砸場,我只是童言無忌地告訴沛迷一個真相:孫悟空原來就是猴子。

神話破滅之後

  所謂神話,就是具有某種虛妄性質又令人信以為真、近在眼前又把握不住、要夢想成真就會一貧如洗、如夢初醒後又追悔莫及的那一身冷汗。也就是説,表壇的神話不是手錶本身,而是依附於實物之上憑動物的想象力製造出來的一些噱頭和賣點。

a24dbccadd04e4377b4833618ec52b1e
左起:PAM00339、PAM00398、PAM00399

  所以,神話的破滅並不是品牌的毀滅,只是熄滅了品牌頭上令人昏眩的光環。當吹掉夢幻的泡沫後,沛納海其實並不那麼可惡。我為沛迷們還原一幅真實的圖景:沛納海其實只是石英危機之後機械錶復蘇眾多品牌的其中一個,只有不到二十年的歷史(1860 年至1997 年的一段其實不值一提),由於要堅持意大利海軍表的風格,其本色就是兩三個基本殼形搭載功能單一的鋼表。雖然品牌利用神話把自己包裝成一個世界名牌(而對這一點,從品牌公關到專賣店長都深信不疑),但就其短暫的歷史、單調的産品結構、男尊女卑的表殼、本人都能勝任裝配的機芯,以及太過露骨的搶錢技術,離世界名牌還有看不到頭的漫漫長路要走。如果我們堅持以這個定位玩沛納海,本來可以很開心,只是後來混進了紅金鉑金陀飛輪鏤空表自産機芯,以及疑似趙本山賣拐的春晚表演,才降低了我們的幸福感。

  神話破滅後,吹糠見米還原本色。為保江湖地位,我仍會上手沛納海,但有幾點與沛迷共勉:

  1 無需考慮貴金屬,基本都是毒藥。只有021例外,但那是勞力士機芯呀,再説如果用鋼殼,必定溢價更多。記住,鋼表才是軍表的本色。

  2 盯住47mm 不放,儘量不上手其它尺寸。因為海軍表的歷史原型就是47,經驗也證明品牌通常會把新鮮賣點優先放在47。所有創造拍賣神話和為沛迷津津樂道的型號基本都是47,除了44mm 的195 和52mm 的300 之外,我想不出有哪一款非47 的款式能為沛迷帶來超過一年的歡顏。

  3 不要迷信自産機芯。恰恰相反,沛納海是將外來機芯玩得出神入化的品牌,勞力士、Angelus、ETA 及一批古董計時機芯將沛納海帶上了一個高峰,令自産機芯難以超越。擅長包裝外廠機芯,也是沛納海的一個傳統。2005年之後,這個傳統依然不以品牌的意志為轉移,至今只有美耐華一枝獨秀。

  4 留意表殼新材料。339 與382 被惡炒,證明創新而平價的材料必定引起沛迷的騷動。只可惜,新材料研發的週期較長,沛迷可遇不可求。

  5 不要再相信限量,原因不言自明。其實不難看出,前3 點是本色的傳承,第4 點是物料的創新。傳承與創新永遠是手錶的核心價值。

  以上5 點就是我玩沛納海多年交了無數學費得出的終極結論,在此無償奉上,以感謝所有鼓勵我寫這篇文章並冒險提供素材的沛納海粉絲們!

Last Modified: 2015/9/9 01:15

5 thoughts on “張澍生:沛納海神話的破滅

  1. 趙宗文

    我是個菜鳥,感謝您的無私分享!

    Reply
  2. 訪客

    I agreed whole heartily. That is why I sold them all, only keep one for daily wear.

    Reply

留言